水下屏息

你敲了敲门

       我自己待在家里,有时候难免有一点寂寞和无聊。然后你来了,敲了敲门。我们背靠着门说了说话,我趴在猫眼上偷偷看你,你傻兮兮的,可是我却觉得很可爱。后来,我开了个门缝,你笑,我也笑。最后,我把门打开了,你说,好累啊,你一点都不热情,我受到了伤害,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穿堂风呼啸,我忘记我穿的很单薄。
        下次,我可能再也不开门了。

我亲爱的,你得学会忘掉他。

2017.3.17
和佩佩语聊,她说羡慕能够自黑的人。
自黑是一种最高级的自我尊重。
初听见没有细想,毫无感觉。
睡不着突然想到这句话,觉得可真对。
能够自黑的人,也许就不怕这世界上任何一种形式的非难了吧。
但我说自己丑其实真的不是自黑,可能有点自己都说了自己丑,别人再说的话还可以勉强接受了的原因吧。哈哈哈哈。

和小克说觉得自己精神特别混乱,她问我具体如何。
我如果能条分缕析地讲清楚,怎么可能混乱。
所以说,不把事情复现清楚,不把情绪剖析明白,不把你的心思流转一步一停给人家指着说清楚,谁会了解你内心汹涌澎拜还是肝肠寸断啊。

正是因为我的无知空虚庸俗才会常常对身边任何一个廉价的意像产生莫名其妙的期待和冲动。妄图粉饰自己,企图用一切美好的文化事物编织自己。“文化庸人”的真面目表露无遗。

2017.5.23

一个人一生要对抗多少种寂寞和无聊。

我刚才运动留了很多汗,
我很想你。

爱你这件事本来就无逻辑可言。

感情的变化随着心潮起伏不定,我企图找到每一个微妙变化的原因。而人类也很难拥有说一不二的感情,于是所做的一切除了作茧自缚,就是彼此互相折磨。

人类的感情真怪,还是只有我这样?

我喜欢清楚明白的感情,所以我习惯给每一种感情下定义。但是感情的产生无时无刻不伴随着各种因素、条件的综合作用,我无法归纳出一个准确的定义。所以我只能拒绝接受每一段感情。